网上海淀

北京有条河被詹天佑“掰”弯了 如今穿楼宇跨马路碧水绕三环

字号+作者:北塔雪松 来源:北京拍客 2019-04-15 14:35:49 我要评论(0 )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

出了北京市新街口,向北沿新街口外大街行走,过了老百姓称作“太平湖”的北京护城河滨水绿廊部分,走至北京地铁公司北墙处,有一条河从宽阔的马路下穿过。在车水马龙中,人们很少注意到这条河,不会想到车辆行驶的路下、行人走过的脚下会有一条河。其实只要抬头看看马路东西两侧,便会发现河的踪迹。路的东边是一座别致楼宇,曾经是苗舞侗歌酒楼,它就是横跨在河的两岸。路的西边可见一座桥栏,河由此向西延伸。这条河便是东西横贯北太平庄、北下关的转河,她是北京三环碧水绕京城的一部分。

转河西起北京动物园闸,上接高梁河,东止北护城河西端的松林闸,是通惠河水系的一条人工河流。

其实转河原来就是高粱河的一部分。说到高粱河,这里先讲几个故事吧。

先说一个建北京城的故事吧。燕王朱棣原来是住在南京城的,后来被派来镇守北京,为了更好地显示自己的地位,就打算重建北京城,要建得更加宏大而漂亮,就找来大臣刘伯温,请教北京城的修建位置。

刘伯温说:“可以让大将军徐达办这件事。”于是燕王命人找来徐达。

刘伯温对徐达说:“凭你的神力往北射上一箭,箭落在哪儿就在哪里修建京城。”燕王心想:徐达就算有再大本领,也不可能一箭射到北京啊,这里可是南京啊。刚想说,就见徐达二话没说,来到殿外,张弓搭箭,朝北方射去。同时刘伯温赶紧带人追过去。徐达那一箭也确实没射出多远,但是就在将落没落的时候,突然来了一只大鸟,叼起箭就往北飞走了,一直到了如今北京城南二十多里的南苑才停到一根树枝上休息,而此时刘伯温等人坐上船,顺着大运河也往北赶来。

当时,南苑住着八家大财主,看见大鸟落在这里慌了神。他们想,这只大鸟叼着一支箭在这里是干什么啊?怕是有什么坏事要来了吧?赶紧轰走!于是他们思来想去有了主意:咱们把大鸟轰走不就行了吗?于是大鸟带着箭又往北飞去,到了如今后门桥这个地方,大鸟一松嘴,箭就掉在了那里。

据说后门桥下有个石碑,上刻“北京城”三个字,石碑下就是当初落箭的地方。刘伯温他们追到南苑,掐指一算,知道箭应该落在这儿。他找来那八家大财主说明情况,逼着要箭。财主们见瞒不住,只好求告说:“只要不在这儿建城,你要什么条件都行。”刘伯温想了想,说:“好吧,可以饶你们的性命,但修建京城的钱必须由你们出。”财主们一合计心想,我们有的是钱,建个京城不算什么,就答应了。

修建的工程开始了,最先建的是东直门城楼,可没想到城楼刚修完,财主们已是倾家荡产。怎么办?刘伯温又掐指一算,命手下去找一个叫沈万山的人。

几天后还真找到一个沈万山,可这个沈万山是一个要饭的,浑身又脏又破,胳肢窝下夹一个破瓦盆。听说燕王朱棣是找自己要钱来的,吓坏了,哆嗦着说:“我一个穷要饭的,哪儿有钱啊!”朱棣眼一瞪:“没钱不行!来人,给我打!”手下人立时操起棍棒朝沈万山狠打起来。开始沈万山还连声哀求,后来打急了,就把脚一跺说:“这地底下就有银子,你们挖吧。”

朱棣大喜,派人一挖,地下果然有大缸大缸白花花的银子。修城继续进行,可没过多久,银子又用完了,就接茬儿棒打沈万山。沈万山被打急了,又往地下一指说:“这里有银子。”大伙一挖,果然又有银子。就这样一而再,再而三,北京城终于修起来了。

这个故事说得有点远了。下面就再讲一个高粱河的故事吧。

相传,当初燕王朱棣和刘伯温把建城地选在了北京,可那个时候北京是一片苦海。

刘伯温便把掌管北京水源的龙王叫来,命令他把苦海里的水搬到别的地方去,否则就修一座哈达门把他压在底下。龙王没办法,只好照办。北京城建好后,龙王忌恨刘伯温,便偷着把城中水井中的水都抽干了,放在水袋里和龙母一起推着小车逃出了西直门。

刘伯温知道后气得变了脸色,赶紧派大将高亮骑上快马,出西直门朝北追去。高亮快马加鞭,飞马追上了龙王,他向龙王车上的水袋猛戳一枪。立刻山崩地裂的一声响,沙袋里的水奔涌而出。

高亮一看水势凶猛,赶紧调转马头往回跑。只见洪水滚滚,白浪滔天,高亮快到城门时,滔天洪水追上了他,一个浪头把他连人带马冲进了长河。水势慢慢缓和下来,顺着长河一直向东流去,而高亮却再也没有从水中出来。

高亮为北京城保住了水源,北京人为了纪念他,便在他被淹的地方修起一座白色的小石桥,取名“高亮桥”。后来人们根据其音把她改成了“高粱桥”,而那条长河也就被叫做了高粱河。直到今天,也有人仍然把这条河叫做长河。

其实,使高粱河真正出名的是发生在近一千多年前的一次著名战役,叫作高粱河之战。这次战役是宋朝与辽朝的一次决定性战役,却因宋太宗赵光义过度自信、仓促进战、错误指挥而惨败,30万大军丧失殆尽,血染高粱河。原本想夺取幽州的赵光义,却落得一个赶着毛驴车跑路的悲惨境地。关键是这场战争结束了宋朝统一的步伐,并且在军事上总体开始处于劣势。

高粱河原本是直接与北护城河西端相连的,流淌的高粱河流到了1905年,她的命运发生了一次变化,她的躯体被扭了几道弯,而扭动她躯体的人就是“中国铁路之父”詹天佑。

说到詹天佑,我们也来讲一讲他的故事。前面的两个故事都是传说,不是真实的,而詹天佑的故事却是真实的。

詹天佑1861年4月26日出生于广东省广州府南海县,幼年时进私塾学习,好学上进。可当时的中国,刚刚经历了第二次鸦片战争,由于清政府的软弱、腐败和无能,战争以中国失败而告终。战争中,英法联军所到之处,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,英法联军在北京洗劫和烧毁了融汇中外建筑艺术精华的万园之园——圆明园,使中华民族再次蒙受沉重灾难,中国社会进一步半殖民地化。内忧外患,国难深重,人民苦不聊生,挣扎在水深火热之中。许多仁人志士奔走呼号,寻求救国救民之道。这时,爱国革新思想家容闳上书清朝清政府,提出选派一些幼童留洋海外求学,希望通过学习西方的先进思想和技术,达到革新社会的目的。他的请求被清政府批准了,他便在香港招考幼童一百二十名。詹天佑的父母经人劝说,决定送詹天佑报考幼童出洋。1872年,年仅11岁的詹天佑考进了幼童出洋预备班。8月,他和其他30名学生一道远赴美国,成为中国第一批官费赴美留学幼童。而那个容闳则是第一个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的中国留学生,是中国留学生事业的先驱,被誉为“中国留学生之父”。

1873年,詹天佑考入美国西海文小学。他小小年纪,就知道自己薄薄的英文底子是不够用的,于是像诵四书五经似地天天背英语单词,然后大大咧咧地拉上外国同学来聊天,加强会话能力。1876年,他以优异成绩考取了纽海文中学。1878年,他又考入知名学府耶鲁大学,在土木工程系铁路专科进行深造。在藏龙卧虎之地,詹天佑永不言后,刻苦钻研,各科成绩都很优秀,特别是数学,在一、三年级时,曾获得数学奖学金。20岁那年,詹天佑出色地完成了大学本科课程,成为当年归国的105名留美学生中仅有的两位学士学位获得者之一。

1905年,为发展商业,清政府决定修筑京张铁路。詹天佑被派主持修路,先任总工程师兼会办,后升任总办兼总工程师。该路自北京至张家口,穿越军都山脉,地形险峻,工程异常艰巨,长约200公里,为通往西北之要道。为争夺修路权,英、俄两国相持不下,清政府决定自力修筑,但缺乏信心。外国人纷纷议论,认为中国无力完成此路修筑工程。詹天佑则说:“中国地大物博,而于一路之工,必须借重外人,我以为耻!”他面对着外国人的讥讽,以大无畏气概,率领全体筑路人员,知难而进,齐心为国争光。詹天佑率领工人们克服重重困难,终于在1909年把这条中国人自行设计和施工的第一条铁路干线建成了。是中国人民和中国工程技术界的光荣,也是中国近代史上中国人民反帝斗争的一个胜利。

詹天佑修建京张铁路,由于要修建西直门火车站,就把原高梁桥以东的河道改道,向北折行了一公里,绕过西直门车站,再向南与北护城河西端相接,形成“几”字形。从此,这一段被扭弯了的原高粱河下游就改名为转河了。

后来,由于北京城市建设的需要,转河又先后数次被整容。

1977年2月起,因为要修建地铁,北京市对北护城河上段进行治理,给转河盖上了盖子,转河从地面上消失了,成为了一条地下暗河,在地下默默地流淌了二十多年。

直到2002年,为迎接北京奥运会,北京市开展大规模市政建设,开始对转河进行再一次整治,水务部门依据“以人为本,少留人工痕迹,宜宽则宽,宜弯则弯,人水相亲,和谐自然”的新治河理念,为提高防洪、供水标准,恢复历史上的转河,打通北环水系,实现三环碧水绕京城所建成的城市景观河道,重新挖河道,建船闸、跨河桥,暗沟、码头。 2003年9月30日,北京城市水系转河治理工程竣工,转河重见天日,以崭新的面貌示人。改造后的转河,通过所建的历史文化园、生态公园、叠石水景、滨水游廊、亲水家园和绿色航道等六大景区,展示着她的文化之河、生态之河、景观之河、水利之河的身姿,成为一颗璀璨的明珠,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

转河的六大景区,从西向东,顺流而建。其中,铁路以西有历史文化园、生态公园两个景点,在北下关街道的管辖区域内。铁路以东有叠石水景、滨水游廊、亲水家园、绿色航道四个,在北太平庄街道的管辖区域内。

转河的设计以“长河遗梦”为主题,是为了实现让转河连接历史、通向未来的梦想。

在北下关街道辖区内的前两个景点是:

第一个景点是历史文化园:从北京展览馆后湖到高粱桥,是梦的源头、梦开始的地方。明清两代在这里“长河观柳”的民间聚会曾经盛极一时。如今这段转河河面水光潋滟,两岸树影婆娑,柳枝低垂摇曳,植物的清香沁人心脾,历史上的“长河观柳”在这里再次成为一种风俗、一种时尚。历史文化园中还建有一个古色古香的绮红堂。相传清朝乾隆皇帝为了庆祝生母孝圣太后花甲正寿,在长河南岸修建了绮红堂,作为登船游览皇城水系的一个御用码头。后来清朝的历代皇帝来往于皇宫与万寿山之间,途中小憩、用膳、召见群臣处理国事也常常在此地。当年光绪皇帝就曾在此下榻,跪接慈禧。现在新建的绮红堂新码头背景墙上有三部分浮雕。中间一幅,采用高温彩釉工艺,以“春水游幸图”为主题,用图画的形式展现了昔日帝王出游的热闹场景。左、右两旁分别选用汉白玉材质,以“水系开凿图”和“泽润万民图”为主题,讲述了北京水系的起源、开凿、修浚。三幅不同的画面让人们了解了历史,感受着历史文化,从而达到加深立意的目的。

高粱桥已经被新修的绕行单行路所替代,古老的高粱桥被完整地保留下来,并且业已退休,不再肩负重担。高梁桥始建于元代初期,距今已有700多年的历史,历经多次修建。清代保留至今的是用青白石雕刻护栏的单孔拱桥,桥体朴实敦厚,经久耐用。

第二个景点是生态公园:从高粱桥到北京北站后向北拐,一直到跨河铁路桥。生态公园是以生态河流为主题的景观公园,按照“宜宽则宽、宜弯则弯”的原则,将河道两岸用大面积的乔木、灌木和青草覆盖;边坡的陡缓和堤岸距离水边的宽窄随弯就坡。河水较深的地方为主河道,较浅的地方铺设卵石,种植水生和野生植物,既保证了通航,又扩大了水面。有了浅水湾,人们就可以更近地接触水面,亲近自然。河道两侧还保留了解放战争时期遗留下来的碉堡,河道内种植了千姿百态的野生植物,有荷花、芦苇、睡莲、菖蒲、地肤、慈姑、千屈菜、野梦白等百余种适合北京地区生长的水生植物,它们或亭亭玉立、或盈盈起舞,在碧波荡漾的河道内尽情展示自己的妩媚,这些水生植物不仅美化了河道,而且还可以净化水质。随着野生植物群落的形成,许多野生动物和昆虫也得以栖居、繁衍。水泥制成的千年古树成为不朽的护堤功臣,13号线轻轨从这里跨河而过。

进入到北太平庄街道辖区有后四个景点:

第三个景点是叠石水景:从铁路桥到文慧桥。这一段水路改造时十分困难,北边是天兆家园,南边是金运大厦,地段拥挤,设计者因地制宜,把其改造成叠石水景。利用人造山石将叠石与水景相结合,以自由落水和压力水为主要手法,营造出墙景相融、欢歌瀑布、亲水台阶、碎石叠瀑、水帘洞等景点。在河道两旁,多种山石与各种植物配制而成,被小石块切割的水流以数米的落差跌入水中,露出水面的堆石把落水击成无数水花。整个景观自然和谐,犹如江南水乡,构筑出一幅仙境如画的青山秀水。可惜的是,设计与现实有了差距,欢歌瀑布的景象,至今也没有被完全展现出来。

第四个景点是滨水游廊:从文慧桥到慧景路西口。这是一个现代版本的水乡,包括下沉文化游廊及广场、卵石雕塑墙、亲水平台、绿地景观、文化雕塑墙等。下沉文化游廊长约百米,高约3.5米,建造精良,既节约了空间又使人亲临水面,躲风避雨。文化游廊上当初张贴的宣传图画如今也都不存在了,原来的全铜荷花荷叶的雕塑也荡然无存。唯有游廊对面的墙壁上展示的一幅幅名人书法雕刻,讲述着北京的治水史或与水有关的名诗名句。如今下沉广场、亲水平台已经成为群众歌咏、钓鱼和野泳的平台,即使到了冬天,冰封河面,依然有一些爷爷、奶奶辈的冬泳爱好者,在人们或羡慕或妒嫉的眼光中劈波斩浪。卵石雕塑墙是由大小不等的卵石拼凑到一起呈现在墙面上的,圆润的卵石仿佛来自遥远的岁月和遥远的地方,有一种历经风雨和磨砺而沉积的那种沧桑感。而用钢筋网固定的卵石,也组成了矩形图案,刻意体现自然中的新意。卵石雕塑墙和高高悬在游廊上空仿造的石船船头,传递着一种奇特的文化生活气息。

第五个景点是亲水家园:从联慧路西口到联慧路东口(原太平湖市场前的桥下)。河的南岸是一块绿地公园,石铺的小路,或蜿蜒绕水边而行,或拾级而上,仿木的水泥桩依小路排列,颇有点乡村气息或是童话间的小树林的味道。春天、夏天、秋天总有各色花儿开放,模拟湿地的芦苇顺风摇曳,自然随和。站在南岸近水平台上,你会看见对岸的海云轩公寓楼和西晴公寓楼在碧蓝水中的倒影,景色很是诱人。因而引得附近公司的年青人们常常会在此留恋缠绵、拍照、戏耍。当然,在南岸总也少不了那些个垂钓者的身影。在北岸的是一面以“历代龙韵”为主题的雕塑墙,雕刻有56条龙的图案,从原始时期类似于图腾符号的龙,到清朝时期丰满华丽的龙,反映了从“民间龙”到“皇家龙”的演变过程,展示着中华民族龙的形象不断演化的过程,或许是寓意着中华龙的传人生生不息,中华民族龙的精神代代相传。

第六个景点是绿色航道:从联慧路东口(原太平湖市场前的桥下)直到新街口北护城河。

绿色航道长1千多米,沿河两岸种植攀藤植物和水生植物,通过垂直绿化遮挡灰暗的混凝土岸墙。岸上种植了许多不同品种的树,一到春夏,垂柳摇曳接向水面,各种花儿接踵开放,争奇斗艳。无论从太平湖市场边的桥上向东望去,还是站在饮马槽路东口的小桥上向西看去,都是碧水蓝天,花红柳绿,令人心旷神怡。到了秋天那银杏树叶金黄,垂挂在岸堤上的攀藤叶儿也都熟透了,红的黄的,一串串的,把个河的两岸装点得姹紫嫣红。岸边不乏小憩区域,时常有附近社区的老年人在此引吭高歌,夏天也有那休闲之人在柳荫下、花藤架下小憩。过了北岸的饮马槽路,就可以找到此前我在《太平湖的记忆》中提到的小公园了。河的南岸就是北京地铁公司的院墙,在那院墙上的画格里有我邀请北方交大的学生所作的画,多少也给这段河岸增添了一些文化艺术元素。

说到这里,也不得不提一些不愉快的事。就是这一河段,也曾演绎过一些野泳者淹亡、失恋的年轻人跳河殉情的惨剧,念及生命的脆弱,让人不禁有些感叹唏嘘。

其实这段绿色航道按照当初的设计,是要和整个转河、以及高粱河一道成为一条水上旅游航道的。当初的设想是可以从新街口乘船逆流而上,一路观景,可达颐和园昆明湖。也可能是由于京包铁路和13号线轻轨通过那里的缘故,如今并没有看见任何游艇的影子。倒是有时能看见水务管理部门的员工为清理河道而在此泛舟,那小船儿尽管没有游艇一样的华丽,可当它犁开碧水,在水面上划出雁阵般的水波时,那景象一样迷人醉心。

正如当初设计者的“长河遗梦”初衷一样,只要你沿着转河认真地走一圈,可能就会有一些穿越时空、穿越历史的感觉,也一定会发现更多的美妙景观。正如罗丹所说:“生活从不缺少美,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”。何况,转河确实是一条美丽而有文化故事的河。

1.标注来源为北京拍客的文章,可以无偿转载;图片说明中的来源及作者信息不得修改

2.本文章观点不代表官方立场,如想投稿/约稿或对内容有异议,请联系:010-84686904;